您的位置> 首页->前沿

时代巨变相机作证

来源: 四平日报      日期:2021-07-02 12:54:10      

 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的我,最早的相片是在照相馆照的:小学三年级时,父亲带我去拍一寸免冠照,在路上嘱咐我记着要笑一笑。这张“处女照”如今早已扫描放进了电脑中,偶尔翻看,瞅着乐得略显机械的“小臭孩儿”,自己都忍不住会笑出声来,于是不由想起家里几台相机以及那些年关于照相的往事。

  第一台相机是上世纪80年代中叶,父亲获得厂先进工作者时的奖品,常州生产的红梅牌相机。塑料外壳配有皮套,样子中规中矩,拿在手里质感很好。照相时需装胶卷,还要调焦距、光圈啥的,摆弄起来也算个技术活儿,再有就是买胶卷和冲印费用着实不低。除去“重大活动”才派上用场,这台相机使用率实际不是很高。偶尔父亲会借给同事或朋友,那时觉得拥有一台相机是件很骄傲的事情。

  我参加工作后购置了一台理光傻瓜相机,其好处在于只要装好胶卷和电池,就可即见即拍,省却了繁琐的调节程序,使用起来非常方便。这台相机记录了我和妻子结婚、孩子出生、父母生日和单位活动等生活工作的点点滴滴,也跟着我出差到过全国不少地方。傻瓜相机也有不足之处:清晰度不大好,镜头小影响拍摄效果。有一年去桂林开会,主办方组织坐大船游览漓江,为拍摄著名景观“九马画山”,我在船上来来回回遛了半天,才找到合适位置和角度,乐在其中却也实在费力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后期,我购买了第一台联想数码相机。被称为“卡片机”的它外观小巧,虽说内存卡容量现在看来小得可怜,但银灰色外壳凸显个性化,流水弧形设计看起来十分舒畅,洋溢着流行与时尚气息。机身表面细节处理精细,按键操控舒适可靠,靠右侧微微突起的把手,用来稳定操控相机也特别人性化。最让人满意的是它不再需要胶卷,拍完后还可随时从机身背面小屏幕上再次翻看,效果不好马上可以删除。用这部相机,我拍摄了大量孩子成长、一家人出游、陪年迈双亲回家乡、同事聚会等照片。每次照完后回家立即复制、粘贴到电脑硬盘中,有时还挑几张洗出来放在相册里。

  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收入的提高,对摄影产生兴趣的我买了一台尼康7100数码单反相机。鸟枪换炮般,每每出门总要背着沉甸甸的它,拍照时自觉特专业,效果也绝对不错的。只是这几年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,摄影功能越来越完备,关键是更方便,随处可以拍摄,且清晰度和广角等也向数码相机靠拢。于是一夜间,我家的单反相机“下岗”,从此一部手机走天下,无论出外还是在家,手机在手,想拍就拍,还拍得都挺好。有时将照片简单编辑处理发送到微信“朋友圈”,让大家同步共享,也算其乐融融吧。

 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,年逾五旬的我,回想起从买各种类型的照相机拍照片,到现在智能手机拍遍天下,顿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是在党的领导下,祖国飞速发展的缩影。忆往昔思今朝,谁不惊叹科技的发展是如此迅速呢!

  今天的中国,信息畅通,公路成网,铁路密布,高坝矗立,西气东输,南水北调,高铁飞驰,航母巡航,“北斗”成网,“嫦娥”揽月,“奋斗”深潜……神州大地早已换了人间,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终于迎来了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,迎来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。我们各条战线上的劳动者们,正奋进“十四五”,以优异的成绩为党的百年华诞献礼!